汽車輕量化在線 首頁 行業資訊

WNEVC 2021 | 格林美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張宇平:共建新能源全生命周期價值鏈,推進 ...

2021-9-18 14:09 4069 0 來自: WNEVC 2021
簡介
2021年9月15-17日,“第三屆世界新能源汽車大會”(WNEVC 2021)在海南國際會展中心盛大召開,由中國科學技術協會、海南省人民政府、科學技術部、工業和信息化部、生態環境部、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交通運輸部、國家市 ...

2021年9月15-17日,“第三屆世界新能源汽車大會”(WNEVC 2021)在海南國際會展中心盛大召開,由中國科學技術協會、海南省人民政府、科學技術部、工業和信息化部、生態環境部、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交通運輸部、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國家能源局共同主辦。本次大會以“全面推進市場化、加速跨產業融合,攜手實現碳中和”為主題,邀請全球各國政產學研各界代表展開研討。

 

在9月17日舉辦的主題峰會“動力電池關鍵技術及綠色高效產業生態構建”上,格林美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張宇平做專題演講。

他介紹了回收溯源、綠色拆解、梯級利用再裝配、儲能電站與電池包、資源化利用、化學提純與原生化、材料再制造的格林美動力電池回收利用全生命周期解決方案。他指出了未來格林美深耕“開采城市礦山+新能源材料”雙軌驅動模式,共建新能源全生命周期價值鏈,推進碳減排。

 

以下內容為現場演講實錄:

      

感謝肖老師的主持,最近開幾次會都是最后一個發言,因為站在這個新能源產業鏈來講,我們做循環利用肯定是后端的,但是后端又不得不講它很重要,因為后端做好了可能對于前端,無論是汽車生產還是電池生產都是很有幫助的。今天我看大會也發了共識,也強調整個全產業鏈的同頻共振,包括加強電池回收,因為我們公司做循環利用做了20多年,報廢汽車、電子垃圾和電池我們都做。雖然我是最后一個發言,但是我希望我能夠為堅守在大會最后的朋友帶來一些有益的信息,給大家提供幫助。

我也簡要講一下背景,回收利用來講是一個新的產業,所以雙碳對于我們整個新能源+回收利用我認為是大有可為的,大家也看到了碳減排很熱。但是現在還有很多未知的問題,在我們格林美今年也是成立了碳減排小組,現在也在帶一幫人做核算,這個里面最大的問題就是你排放多少東西,它是相對來說確定的,但是你怎么去減排呢?減排怎么樣才能轉化為效益,這是很難的。

另外對于新能源的機遇來說,現在5G基站應用也很快,我們做梯次利用基站是一個很好的場景,包括新的梯次利用電池,這個應該會急劇拉升后續電池的發展,F在大家都講是TWh時代,確實如此,可能在座的電池生產廠家他們加起來都有好幾百GWh了,可能再加上其他的應該都不止1千個GWh了,可能會更多。

站在后端來講,回收利用確實關系著整個產業的健康發展。它的核心來講第一個就是環保,第二個就是戰略資源的安全,還有一個就是拆解過程和梯次利用過程中的人身安全。

從整個行業的發展來說,我們自己做了一個測算。這個結合一些行業數據,總體來講的話,應該說按照目前很多證券研究機構的測算,確實來講就是再過5年時間,回收利用的市場應該是可以實現千億的規模,所以這個里面會孕育很多新的一些商業巨頭。從整個新能源材料來講,資源肯定是最核心的,所以大家可以看到我們在中國的新能源汽車發展帶動電池發展,進而帶動各種鋰、鎳、鈷這些資源的需求。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以中國的這個資源稀缺度來說的話,我們是沒有辦法光靠買礦進行精煉加工,就能滿足整個汽車行業的發展的,那么突破點在哪里?就是靠回收。

我這邊也做了一個測算,我們可以在2025年,以現在中汽估算的數據,我們退役的累計量在78萬噸,通過回收利用差不多可以收到3萬噸的基礎資源,相比前面需求量來說,從錳的角度來說最低都可以達到42%以上。鎳、鈷、鋰應該是更高的水平,所以回收利用站在整個產業鏈的供應鏈角度來講的話,它是非常關鍵,而且作用是比較顯著的。

另外一個從減碳的結果來講它也是比較突出的,我們今年做了社會責任報告,因為作為上市公司,社會責任報告現在越來越強調。我們現在聊一聊減碳,比如說格林美去年全年利用了5百萬噸的廢物,大概碳排放有32萬噸,但是減碳有42萬噸,其中減碳主要是回收利用。講到電池回收利用這一塊,算了一下我們去年全年減了6萬多噸,所以它的減排效果還是很突出的。

我們也是2030年實現碳中和,我們也在創造一個叫凈零碳的示范園區,現在以武漢為例。因為武漢主要就是做處理廢物的,加上清潔能源和回收利用一起算的話,可能實現這個碳中和的時間,比集團2030年的總體目標可能還要更早一點,這里就考慮到我們后續的回收利用要加大。

在碳減排研究方面來說,今年成立碳減排小組,我們也沒有什么太多的基礎,看了很多的文獻。我們做了核算,現在擺在我們整個行業里面是很頭疼的,包括剛才肖老師講的,你如果做鋰電池的生產要去核算,你的電是黑色的電還是綠色的電,每個環節都會有碳排放,即使是環保也會有碳排放,因為你要用電,那你怎么考慮這個標準合不合適?或者怎么去對比?比如說前面算的6萬多噸怎么減出來的?以我回收的量去測算二氧化碳碳排放折算的當量,再對比這個理論數據,通過這種方式來計算。實際上這種計算現在還沒有權威的依據,現在國際上面都沒有這種標準,那這種標準就需要我們去推動。帶著我的團隊跟相關北京機構,我們做梯次利用和再次利用企業碳減排的計算,但是核心是標準,你能不能得到大家的認同,大家認不認。如果認了可能你這個標準最終到生態環境部門去,就不單只是看排放了多少,可能會看減了多少,現在碳的交易量和價格都上來了,原來28塊錢現在漲到45塊錢一噸了,我估計還會漲。

格林美在動力電池方面,已經做干電池做了20多年,一直做到電池材料的制造。我們現在在動力電池材料的市場前幾年都是世界第一的,去年因為疫情影響掉到了第三,我們目前是中國最大的鈷鎳粉末的制造基地,從干電池一直到三元動力電池走了20多年。

我們切入動力電池回收是15年,因為當時格林美鈷、鎳的加工能力占到了全球新能源電池行業的20%左右。我們從國外弄了很多的鈷、鎳回來,然后再銷售出去,我們希望通過回收方式再把鎳、鈷的戰略資源弄回來,基于這個戰略我們也一直在布局。

當然我們也遇到了很多的問題,從回收、拆解、梯次、產品開發到資源化處置和材料再生我們做了很多的工作,今天跟大家分享不是說我們做得有多好而是我們對這個方面的實踐。很多人對動力電池感興趣,可以通過我們的PPT了解一下動力電池大概會做哪些事情。

我們當時提出了價值鏈,價值鏈就是說把這個汽車上面的電池,從材料端開始,然后再做成新的電池,做到汽車退下來做梯次,然后再報廢,形成了一個閉環。這個閉環我們命名為價值鏈,它也是一個開放式的。我可以跟在座的電池廠和汽車廠合作,那這樣的話我重新把這個閉環打通,給大家提供一個很好的后端支撐。

這個里面的難點在哪里?生產者責任延伸,現在動力電池有時候回收很熱,無論是政府、媒體、資本都是高度關注,就像咱們的會場一樣,我們有一顆火熱的心,但是這個溫度有點冷,還沒有起來。但是我相信這個市場會做很大的,而且現在很多生產者紛紛加入到這個陣營里面來,所以生產者如果重視這個事情,可能動力電池回收利用,站在國家產業角度來說就比較好做。

我們也提出了很多的模式,比如說共建價值鏈通過社會責任和碳中和的方式去做,我們提出跟動力電池企業之間建立廢料換原料的閉環模式,我們今年建立了這個協議,大家聽到報告也聽到歐盟電池法,不知道大家有沒有了解?如果你去解讀的話會發現一些信息,第一個這是一個新的游戲規則。第二個所有的都要做碳足跡。第三點到2030、2040年它要求比例,如果滿足不了,可能就沒有辦法做海外市場。所以對于中國企業來講積極的研究對接好歐盟電池法,早點做未雨綢繆的事情是很好的,F在如果我幫大家把這個回收利用做好了,你能夠用到我的再生材料,它首先就是減碳的,它天然就是環保的,那我能夠給鋼廠提供很好的廢鋼也是天生很好的減碳原料,這應該是一個必然的趨勢。

但是這個行業也確實不好做,最近我們也拿了一個大課題,我梳理了一下,行業里面從回收包括機械化拆解、檢測、梯次以及材料再造和安全管控會遇到很多的問題,我們也提出了一些解決思路和預期效果,還要再花幾年時間才能解決,這里我就不展開了。

談一下我們是怎么做的,到目前為止申請了300多個專利,所有跟國家動力電池相關的標準我們參與了。第一個問題就是講動力電池回收很困難,你要賦予碳足跡首先要追蹤它從哪里來,到哪里去,F在工信部要求企業自己去上報這個信息,但這是不夠的。比如說現在最核心的就是二維碼,大家如果去找格林美的動力電池回收,你只要一掃這個二維碼就知道電池到哪里去了。比如說我跟奔馳合作就可以把這個二維碼提供給奔馳公司,它就可以追蹤,最終得到最右邊的效果,就像大家看快遞一樣的,知道電池去哪里了,這是第一個部分進來了。

那進來了以后可能得拆解,模組拆解可能有幾百個,再到電池可能有幾千個,那我構建一個家族式的溯源,就是把你的三級關系全部建立起來了。再到下一步我做成了這個產品,我可以進行追蹤,知道它的去向和生命周期再把它收回來,通過這些方式最終把這些數據比對到國家的平臺上去,這樣的話電池交到我的體系里面就比較放心,再去做碳足跡就有依據了,不能說空口無憑搞了多少噸,那個可能就對不上賬。

另外在處理技術裝備方面我們也在不斷升級,實際上現在動力電池的拆解處理很困難,我最近帶了一個小組在搞C2B的包,很難的。我們遺憾拆解過程中,開發的裝備沒辦法做到很好的智能化,但是會把這個物料的輸送,包括信息化,把它掛進去。但是我只能靠人工拆解,現在也在按照這個智能化用機器去拆解,可能到今年下半年或者到明年才能應用。

剛才講了C2B的包兩個人拆了一天才拆了一個包,在座的可能有做電池包的。為了讓這個電池包模組固定,里面可能會打膠,這個膠打得可好了,那對我來說就是牢和固的關系。當然還有不是C2B的包,那我怎樣在我的設備里面充分體現它的柔性化,提高它的成本?所以對于智能化拆解來講是個永恒的課題,所以大家也體諒一下,其實做后端處理來講是不容易的。前端可能你看到很多高大上,車間里很多機器人在做,后端確實需要更多技術投入才能跟大家相提并論。

另外就是有這么多梯次的前提,那你怎么去快速做篩選?其實我有很多種方式,如果BMS能直接讀取省很多事,但實際上現在是讀取的方式去判別這個電池到底是OK或者其它情況。甚至我們在回收端,有時候只能判斷它的基本使用狀況或者用了多少里程。要保證梯次利用的一致性,那就要進行快速診斷進行分級,開發出不同的產品,當然我們現在做了一些數據模型,我們現在基本上有兩種分析方法也很快,前面可能幾分鐘,加上半天時間的篩選基本能夠把這個電池搞定。但是現在后續的電池越來越多以后,那你就需要積累大量的數據庫繼續開發這種快速診斷的一個方法來進行判別。

所以這邊對技術研發做了很多的投入,當然因為我們的總部并不在湖北而在深圳,但是老板是湖北人所以在湖北投的比較大,投了一百多個億,湖北省給的支持力度也比較大,給了我們兩個牌子,所以我們也在扎扎實實地做。

到目前為止我們在動力電池的梯次利用方面形成了三個思路:第一個就是整包級利用,我們判斷今后可能會是一個重要的部分。當然儲能電站從原則上不允許做,但我從17年做到現在也就用了一個重組的技術,也是充分得到了驗證,1兆瓦時,目前也沒有真正問題。這是儲能充電樁在無錫的應用,模組這一塊我們就做成了一個標準機柜,一組一組的,再小的就做成低速電動車,所以這兩年的業務增長得特別快,基本上都是翻倍地增長。我們也配了相應的智能裝備在做生產。到最后如果報廢的話,我們就通過這個破損分選的方式來進行處理,但是這個投資也很大,前期如果說放在兩三年以前大家比較關注的是鎳鈷的提取,因為它的價值高,F在這幾年開展以來更多關注負極、隔膜和電解液怎么處理。

比如說,首先第一個氣體排放或者有機物排放,現在很多人想做再生利用沒有辦法落地,因為環保局在當地某個城市根本就沒有這個容量,你想做也做不了。那你想做的話就得提升排放物的控制水平,可能達到一些超低排放。比如說我們在廢水方面它可能用蒸發方式,沒有廢水排放,那你怎么去考慮再生利用的問題,包括氟離子,到后面去可能這個氟超標,這個發展制約還是蠻大的。

到后面就是變廢為寶,這也是我們格林美的驕傲。目前我們能夠實現到PPB的管控,基本上這個水平可以超過韓國,跟日本接近了,我們可以達到0.6的控制程度,現在我們基本上是走在全國最前列的,上市公司有年報/半年報,我們應該出口是占到一半以上,這也是代表了一種趨勢。

還有一個就是關于回收,回收確實很困難,回收很重要的,你把這個推給主機廠他也覺得很冤枉。這個回收基本上是以市場化為主,還要有一定的政策規范,兩條腿走路才能把回收做好,當然從企業角度講你得去布局,在座各位很多人買了電動汽車,比如說進到運營商或者是4S店,那作為一個最終終端就得去布局,方便大家就近把電池交到你的手上面,流入正當工廠進行處置。所以我們現在華東、華中的布局,包括京津冀和長三角已經布了6個工廠。

還有就是回收網點的建設,現在國家也在推網點,這是主機廠現在很頭疼的,所以基本上來講是共建;厥站W點就好比一種我們農村的溝渠,它的釋放作用還有待時日,F在來講如果網點想當然去建的話,成本很大,可能就垮掉了。但是這個東西又是一個久久為功的事情,還得去做。安全管控也很麻煩的。我跟我們同事講了一個觀點,我們做動力電池回收利用,我們面對的對象就是老弱病殘,如果你脫離這個現實去做很危險,可能哪一天就爆炸了。放在你的庫房里面,在客戶的屁股底下可能都會出問題。所以動力電池的梯次利用不是很好做的。

這是我們在華東的布局,兩個工廠也比較漂亮,一個在江蘇的泰興,我們也做成了一個工業博物館,大家可以去看看。另外我們也在做國際的布局,有很多公司都想在歐洲去布局,我們也希望有機會去合作,一起闖一下歐洲,歐洲是全球新能源第二級的力量。我們韓國的工廠差不多這個月可以投產,印尼還在做前端材料的布局,歐洲我們也很想進去,我們希望跟電芯廠合作。

格林美目前參與了國家的回收試點,我們有三個白名單的資質,后續可能還會再拿,相對來講目前是最多的。我們也希望以這個作為一個主業,把這個主業做好,我們去年以武漢城市為例做了十年的回收,后來也得到了保爾森可持續發展獎。

媒體對格林美確實關注也比較多,每年的央視基本都會來報道一下。19年當時央視來采訪時,庫房是空蕩蕩的,雖然19年扎扎實實這個量是上來了,但總量和前端的量還是不能比。如果電池推太快了,我們前端也沒有做好,所以我們也在等待市場的充分醞釀,去年可能是動力電池的元年,可能到2023年以后,甚至在2023-2025年可能會出現小高潮,后續還會持續增長這個還是很值得關注的。

然后格林美的案例也是被列入到了工信部,今年作為一個“十三五”的典型案例在推介,是關于我們的動力電池做法。未來格林美的模式就是兩個,一是開展城市礦山,二是要發展新能源材料。同時我們提出動力電池希望在2025年爭取做到25萬噸,這個可能為后續公司成為一個新的利潤增長點和業務板塊做貢獻,也歡迎各位來跟我們格林美一起來合作,歡迎大家去做客,謝謝大家!

 

 

(注:本文根據現場速記整理,未經演講嘉賓審閱)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相關閱讀

此篇文章已有0人參與評論

請發表評論

全部評論

精彩閱讀

精選資訊

推薦資訊

廣告位

關注汽車輕量化最新動態

官方微信

汽車材料網

全國服務熱線:

0551-63857995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廬陽區四里河鼎鑫中心

郵編:230001 Email:service@qichecailiao.com

Powered by 汽車輕量化在線  皖ICP備10204426號-2

小黑屋-手機版- 汽車輕量化在線

老师扒开她的黑森林让我添